中式炫彩奶精

双玄后记(小番外,纯脑洞)

天界钟声大作,空缺了几百年的水师终于有了着落。无聊的众神纷纷上来围观。只见小少年唇红齿白,漂亮的不得了。谢怜心中清楚这个少年的秉性,在人间的时候就已经被青玄和黑水两个人宠的无法无天了,只怕这个水师只会比之前那个“水横天”有过之而无不及。谢怜看完热闹摇摇头便回了千灯观。
黑水岛
贺玄皱着眉“你也庇佑了我家人的转世一世喜乐平安,现在你哥的转世也飞升回天界当回了他的水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师青玄避而不答,却道“这两天我要去一趟千灯观找太子殿下。”
贺玄的脸彻底绷不住了“到底谁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师青玄看了一眼贺玄“现在是谢怜。”
贺玄心中那个气啊“不许去!”
虽然因为这个事情他俩大吵了一架,但是第二天师青玄还是独自出发去找了谢怜。
三天之后,贺玄都快等不下去要找谢怜要人的时候,师青玄终于回来了。
“你去了这么久干什么去了?”贺玄一脸怒气。
“你真想知道?”师青玄挑眉。
“当然!”
“你伸出左手来,我便告诉你。”
贺玄半信半疑的伸出了左手,一枚戒指戴在了无名指。
“贺玄,与我成亲好么?”
贺玄先是一阵惊喜,后来又是一通懊恼。
“这句话本来要由我来说的。”
“我们俩谁说不一样么?”
“不一样的,我现在觉得遗憾透了。”

双玄后记6

师青玄在锁灵囊中度过了混沌期,醒来的第一眼便看见了贺玄,此时,师青玄还只是一点灵光。年老的师青玄曾拜托过谢怜,希望如果贺玄对他只要有一丁点的不舍,就保他灵魂不灭。贺玄假扮乞丐到师青玄身边的时候,师青玄是知道的,他不想捅破那层窗户纸,他怨恨贺玄也没脸见他,但是又舍不得贺玄离去。师青玄很清楚,贺玄对这段感情很纠结,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师青玄总是在想,要是能退回到什么也没发生的时候多好,他不做什么风师娘娘,贺玄的家人们也好好的活着。
师青玄作为一个凡人活了一辈子,经历了生老病,临死的时候才有所顿悟。哥哥用命偿了债,师青玄自己用一生了结了因果。如果贺玄对自己还有一丝不舍,我师青玄是不是也能奢望得到他贺玄的感情?
灵体状态的师青玄觉得自己赌对了,既然贺玄先伸出了手,那么我师青玄存在于世的执念便是你贺玄。以后上至天界下鬼街我师青玄跟定你了。

带着我心爱的风师扇出去拍照啦

双玄后记5

贺玄看着师青玄闭上了双眼,呼吸和心跳慢慢的停止,他伸手在空中抓了两下,终究是一场空,他跌坐在稻草床边,竟然狂笑起来。
破庙顶上隐藏了气息的谢怜把收集了师青玄魂魄的锁灵囊藏在了袖中,和花城对视了一眼便跳下房顶从正门进了去。
“黑水,青玄已经走了,我们来给他收尸。”谢怜说完便走了上去。
贺玄看都没看他,便在谢怜和青玄之间树起了一道结界。
“黑水,青玄该要入土为安了。”谢怜仍然在劝说。
“滚!”贺玄眼都没抬。
“黑水,你别给脸不要!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们料理青玄后事!”谢怜说着抬起手臂,“若邪,咱们把这结界打烂。”
贺玄这才抬起头,看向谢怜和花城。是啊,他贺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换句话说,他贺玄为什么在这里为了一个臭乞丐的离世而伤心?仇报了,师青玄也死了,他贺玄还存在于这个世间干什么?这个时候贺玄才意识到,他可能喜欢那个叫师青玄的人,天真肆意的天神也好,破庙中的乞丐也罢,早已经在他心里扎了根生了芽,现在一切都没了,他也该走了。
谢怜和花城看着贺玄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糟了!
“黑水!师青玄还在!他没消失!”谢怜赶紧兜了底。
“他在哪?”贺玄一把抓住了谢怜的手腕,然后就被花城一巴掌扇到一边去了。

双玄后记4

贺玄发现师青玄还是那个师青玄,在乞丐中的人缘也是好极了,依然能笑得没心没肺,可是师青玄仿佛也不是之前的那个师青玄了,现在的他大把的时间都用在看着天空发呆上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眉眼间的忧愁已经浓的再也化不开了。那个被水横天宠的无法无天的少年可能真的回不来了,记忆中年方二八的风师娘娘也真的就这么泯灭在了那段过往中。
贺玄了解青玄更盛他自己,他知道青玄对他有愧疚,也有怨恨,甚至还有昔日对地师的情分。他俩都无法面对彼此,一起扮作女冠的情景仿佛还在昨日,可是如今少年不在,过往如风。。。
贺玄亲眼看着师青玄尝遍人间疾苦,作为乞丐度过了一生,凡人的一生对于一个绝境鬼王来说真的是太短了,短到贺玄还没确认自己的心意,师青玄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他站在师青玄那个用稻草铺的所谓的床的旁边,看着已经老到看不清东西他,内心无喜无悲,空落落的,这时候他才开始反省,作为一只鬼,他就在这天地间的执念到底是什么?是报仇么?大概不是的,因为师无渡死的那一瞬间就应该已经报了仇了不是么?
“明兄,我知道你在,谢谢你后半辈子的陪伴,我现在真的要走了,咱们两个的恩怨一笔勾销好不好?”
贺玄非常吃惊,师青玄竟然一直知道,他一直出不了声音去回应师青玄,他害怕,害怕得到答案的师青玄就真的会这样消失掉。
“明兄,你还在么?你答应我好不好?”师青玄向上伸出手仿佛要抓到什么,然而却扑了个空,而贺玄的手颤抖着不知道在压抑着什么。
“师青玄你听着,你欠我的还多着呢,所以你不可以消失,你还要去黑水岛给我做牛做马!”
师青玄轻笑了一下,“明兄,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这点要求都不答应我,我真的会变成鬼一直缠着你的,你不怕么?”

双玄后记3

贺玄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连同为绝境鬼王的花城都会生病,他也就觉得自己病了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他的病症状非常的奇怪,他恨着师青玄,但是看到师青玄过的非常惨他又开心不起来,还觉得师青玄断掉的手臂瘸着的腿都很碍眼。他觉得自己没杀掉师青玄已经病的不轻了,为什么还要关心他的身体健康问题啊?
贺玄烦躁到不行,刚好花城和谢怜来黑水岛给他送成亲请柬,他便向花城诉了苦。花城与谢怜交换了个眼神,谢怜嘴巴微微抿起来仿佛要笑,但是又装模作样的咳嗦了两声正经了起来。
谢怜说:黑水,你这莫不是得了一种叫青玄的病?
花城点点头说:想治病,还是得先了解病状本身啊。
贺玄想,难道还有比我更了解师青玄的人么?虽然他自己的答案是否定的,但是他还是下了人间,扮作乞丐的样子,混在师青玄身边开始观察起了他的“病”。

双玄后记2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谢怜在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的血雨探花,而贺玄自己也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他偶尔就觉得觉得自己扮演地师仪的时候是不是太入戏了,以至于现在脑子里还时不时的回放着那时候的片段。
明兄,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师青玄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贺玄想,要不直接把他干掉以绝后患吧!他匆匆的下了人间,在破庙的房顶上呆了一个晚上,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终纠还是让那个臭乞丐无恙的见到了第二天的朝阳。贺玄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他到底是黑水沉舟,还是贺玄,还是那个只有假象的地师仪。
花城那小子回来的很突然,贺玄本着欠债人的身份觉得,还是去道个喜比较好,便来到了人间的菩芥观。贺玄还没冒头和花城谢怜道喜便看见师青玄那家伙领着一帮乞丐进来了,他一瞬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毫无自觉的喝了五十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汤之后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走了,回到黑水岛才发现贺礼还在手里攥着没送出去。

双玄后记1

贺玄把师青玄丢在人间之后回到了黑水岛,他终于完成了报仇,却不知道为什么开心不起来。他想,可能是因为师青玄还活着,可能是欠花城的钱还没有还清。
贺玄有的时候路过人间的时候便会去看一眼师青玄的惨状,他以为这样能让他自己开心起来。结果却是越发烦闷。
那人没了神格,不再是个翩翩少年,没了手瘸了腿还做了乞丐,为什么他还能笑的出来?每每看到那笑容,贺玄总是在想师青玄你能不能别笑了,你笑的真的是太丑了,比哭还丑!
与君吾大战,花城让贺玄去帮忙,贺玄的内心非常的犹豫,因为他听说,师青玄也在那里,他非常的不开心,这么危险的事,让一个瘸腿乞丐添什么乱!
贺玄想了想虽然天界和人界和他关系都不大,但是的确是欠了花城好多钱,他决定还是好好的完成委托吧,修一把破扇子真的只是顺带着的一点小事。
贺玄变成了花城的样子,见到了那个灰头土脸的师青玄,忍不住一掌打了上去渡了法力过去,既然扇子都修好了,就让这个臭乞丐发挥一下他的作用吧!

关于鬼王通灵口令的猜想

番外都结束了,也没有确切的听到血雨探花的通灵口令到底是个啥。
首先,从书中情节来看,是一句会让太子殿下谢怜害羞的话,而且从鬼王的态度来看,应该是专门给心上人设的,所以有人猜测是我喜欢你,但是,在交换口令的时候花三怂还没表白,所以,我觉得应该不是。
其次,从后面的情节来看,为了验证花城的真实性,谢怜说了上半句口令,花城接了下半句,说明有可能比较长,或者可以直接分成两句来讲。
最后,在番外中花城说了一句话,失忆的谢怜还能接出来的那句话。。。
我是你唯一的神明,你是我最忠诚的信徒。。。